行业聚焦

中国致力于打造全球电网

来自: 时间:2018-06-26 点击量:

 

 

  在云集北京西城区的众多规划部门中,有一个正在讨论某个近3000公里之外的国家的未来。中国电力规划设计总院(ElectricPowerPlanning&EngineeringInstitute)院长谢秋野受命要为老挝制定一项电力计划,湄公河上由中国人兴建的水坝产生的电力供应过剩,让这个国家难以应付。

  谢秋野的工作是为老挝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中国实力强大的建筑公司还在这个贫穷的中国南部邻国相互竞争,争取更多水坝合约。他的答案是让老挝成为一个区域电力枢纽,将电力输送到东南亚其他地方。这个方案所倚赖的技术,也是一位有权威的前国家电力公司老板在努力推动的——他的理想是让全球各电力市场互联互通。

  在老挝、巴西、中非,最重要的是,还有在中国,降低输电成本、增加输送容量,从而让长距离输电具备商业可行性的特高压(UHV)输电技术,使得建设大规模电力项目变得可行。该技术的最大支持者、曾在中国强大的国家电网(StateGrid)掌舵十多年的刘振亚,把这项技术誉为电力行业的“洲际弹道导弹”。

  特高压输电技术让中国得以在多山的内陆地区建大量水坝,然后将电力输送到数千公里以外富裕、工业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然而,启动该计划和其他项目后,特高压输电技术造成中国西部电力严重过剩,以至于在2016年,刘振亚提出利用这项技术把电力输送到远至德国的地方。

  如今,刘振亚正通过他的全球能源互联网(GlobalEnergyInterconnection)倡议在全球推广特高压输电技术。这项被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列为“国家战略”并得到他的支持的倡议,是中国如下这个雄心勃勃的对外计划的一部分:创建世界上第一个全球电网。

  “所有这些都符合中国扩张并成为全球标准制定者的目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University)能源和中国问题专家邓丽嘉(EricaDowns)表示,“它还与中国成为先进工业超级大国的目标联系在一起。威望是这里考虑的一大因素。”

  支持者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将控制这个全球电网,而是不同电网将互相连接,从而让过剩电力实现更好的跨地区配置。并非巧合的是,中国在老挝等国内市场不够大的国家建设的一些超大规模建设项目产生的“被困”电力,也将由此得到解决。

  一些西方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一项不亚于“一带一路”倡议(BRI)的战略,“一带一路”是一个宏达计划,其目标是在全球80多个国家扩大由中国领导的基础设施投资。

  “中国在电力行业的快速扩张肯定有商业角度的考量,但同时也要认识到,中国的经济、外交以及战略计划往往会交织在一起,”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RWRAdvisory)首席运营官安德鲁•达文波特(AndrewDavenport)表示,“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扩张,可能是为了通过控制一个与公民日常生活如此息息相关的行业,获得影响力以及软实力。”

  根据RWR咨询的数据,过去5年,中国企业已经宣布的输电基础设施建设或收购项目投资达1020亿美元,这些投资分布在拉美、非洲、欧洲以及其他地方的83个项目上。再加上中国机构对海外电网投资的贷款,总投资额高达1230亿美元。

  再加上所有与电力相关的中国海外交易,包括电厂和电网投资及贷款,上述数字几乎会增加两倍。根据RWR咨询的数据,2013年至2018年2月底,中国已宣布(不包括宣布了但随后取消的)的海外电力交易总额达到4520亿美元,较2013年的水平增长92%。

  中国的官员以及电力行业分析人士坚称,如果认为这些投资都是为了创建一个国际电网、以实现建立全球能源互联网的目标,那就想得过于简单了。刘振亚最近称,全球能源互联网类似互联网:它是全球性的,不由某一个国家控制。

  第一阶段设定为持续到2020年,这一阶段的目标包括投资其他国家的国内电网资产。第二阶段的目标是把其中部分电网以及发电能力连接在一起。刘振亚最近在伦敦表示:“2020年到2030年,任务是推动洲内互联,并基本实现亚洲、欧洲和非洲电网的洲际互联。”

  1.中国电力投资:巴西

  为成为巴西最大发电和配电企业,中国国家电网已投资逾210亿美元。该公司高管承诺,未来5年将再投资380亿美元。他们的雄心壮志的核心是展示特高压输电技术——这项技术能够以低得多的成本长距离输电。中国在海外建设的首个特高压输电线路连接起亚马逊河流域的贝罗蒙特(BeloMonte)水电站和巴西南部的城市地区,长达2000公里。

  尽管中国企业不一定拥有或控股这些地区电网,但他们通过所控制的资产拥有的影响力将最终带来区域互联。

  “中国国有电力企业正推动一项声势浩大的海外扩张战略,投资于一些国家能源网络的建设和运营,并成为另一些国家能源网络的股权投资者,”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XuYi-chong表示,“(但)中国推动互联不一定意味着中国企业拥有或运营这个全球网络。”XuYi-chong著有一本关于中国国家电网的著作《SinewsofPower》。

  将100多个国家连接起来,这是个听上去有些遥不可及的理想。但中国拥有可观的组织、金融和技术实力。

  着手实施海外收购的国有电力公司,都是全球重量级玩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五百强榜单中,中国国家电网被列为仅次于沃尔玛(Walmart)的全球第二大公司。在全球能源互联网等重要问题上,这些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通过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ElectricityCouncil)协调彼此的行动。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是刘振亚领导的一个官方机构,向国务院(即中国的内阁)汇报工作。

  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BankofChina)——为这些国有企业在海外收购资产提供了财力支持。

  “你必须明白,全球能源互联网对习近平个人而言是一个优先事项,”一位高级电力官员表示,“当然,理事长刘振亚和其他所有首席执行官都承受着巨大压力。习近平不能容忍失败。”

  2.中国电力投资:南欧

  中国已在南欧电网中占据重要地位。2012年,中国国家电网成为葡萄牙国家能源网公司(RedesEnergéticasNacionais)的最大股东。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中国三峡集团(ChinaThreeGorges)持有葡萄牙最大企业、拥有Alqueva大坝的EDP公司23%的股份,并正寻求增加持股,以控制葡萄牙另外22万公里的输电线路以及西班牙和巴西的一些电网资产。中国国有企业也在意大利和希腊拥有可观的电网资产,这就让构建一个由中国控制的南欧电网的目标距离实现又更近了一步。   对中国实现全球电网雄心最有用的工具,就是特高压输电技术。尽管德国西门子(Siemens)和瑞典-瑞士合营企业ABB等其他公司也拥有这项技术,但率先大规模应用这种技术、开发全球行业标准的是中国的企业。

  中国已经在国内证明了这项技术的表现。中国已铺设或在建的特高压电线有3.7万公里,可承载的电力负荷为150吉瓦,相当于英国最大电力负荷的2.5倍。尽管中国传统发电企业有一些抵触,但刘振亚表示,特高压电线特别适用于可再生能源。

  美国前能源部长朱棣文(StevenChu)把中国在特高压技术领域的进展称为美国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moment),指标志着苏联在技术上领先于美国的时刻:苏联在1957年发射第一颗在外层空间绕地球运转的卫星。

  3.中国电力投资:非洲

  从地理上看,中国最大的电力投资集中在非洲。在截至2018年2月底的5年里,已公布的投资项目达39个。分析人士称,中国计划在非洲各地建设地区电网。中国国家电网已确定将成为一个价值28亿美元的项目的控股股东,该项目将在莫桑比克建设输电主干线,该主干线将接入南部非洲电力联营集团(SouthernAfricanPowerPool)——南部非洲国家的电力互联系统。尼日利亚也是一个重点,价值58亿美元的曼比拉(Manbila)水电项目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资金,由中国的企业承建。

  “中国输电线路最好,电压最高、耗损最低,”朱棣文说,“能把电力传输到逾2000公里之外,能量损耗仅为7%。我们(美国)输电超过200公里时的能量损耗都不止这么多。”

  刘振亚告诉伦敦的听众,这项技术有望重塑世界的能源消费方式。他设想了如下情景:刚果民主共和国用水力以每千瓦时0.03美元的成本生产的电力,通过中国特高压电线输送到欧洲时,交付价格仅为每千瓦时0.07-0.08美元。相比之下,欧洲统计局(Eurostat)数据显示,欧盟(EU)家庭的平均用电成本为每千瓦时0.2欧元(合0.23美元)。

  并非所有人都同意朱棣文的乐观评价。尽管电力损耗率低于其他输电技术,但中国铺设电缆的距离之长意味着,电力总损耗仍不可小觑。与此同时,这项技术让中国不顾对环境的巨大影响、得以优先上马一些大型项目,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电网尚未在海外赢得很多特高压建设项目。该公司取得成功的地方主要是巴西,通过收购,它成为了巴西最大的发电和配电企业,为它铺设从亚马逊深处的水电站、到2000公里以外巴西南部各城市的特高压电缆扫清了道路。该公司现在的目标是建设更多特高压输电线路,作为未来5年在巴西追加约38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一部分。

  目前,中国电力企业更关注于扩充它们在海外的发电和输电资产。5月,位列全球最大电力集团之列的中国三峡发出要约,希望取得葡萄牙电力公司EDP的控股股权。监管机构拒绝了中国三峡90亿欧元的初始出价,但该公司预计还会拿出更有吸引力的报价。

  XuYi-chong教授表示,如果成功,这笔交易将让缔造南欧互联电网的构想距离实现更近一步。这将包括把基本上建于金融危机后的电力资产连接起来。2011年,中国三峡首次入股EDP,并一直投资其可再生能源部门。2012年,中国国家电网成为葡萄牙国家能源网公司的最大股东。2014年,中国国家电网入股意大利存贷款能源网公司(CDPReti),后者拥有天然气和电力输送网络。2017年,中国国家电网完成了对希腊独立电网运营商ADMIE24%股权的收购。

  在偏北部的欧洲,电网互联的抱负与中国国有企业咄咄逼人的收购战略遭到了更多的抵制。中国国家电网收购比利时法兰德斯区公共天然气和电力分销商Eandis14%股权的提议,被安特卫普否决,这笔交易随后流产。知情人士表示,今年5月,中国国家电网再次尝试收购德国高压能源网络50Hertz20%的股权,此前它已有过一次失败的尝试。

  XuYi-chong认为,首个互联电网最有可能建在非洲,非洲幅员辽阔、迫切需要能源并越来越依赖于可再生能源。RWR咨询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非洲吸引了39笔电力交易,超过其他所有地区。

  XuYi-chong教授还说:“很多中国企业在做大型发电项目,这些项目需要与新的输电和配电系统连接。”

  在东南亚,中国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的谢秋野在认真履行职责,2017年还造访了老挝。“所有人都想建自己的电网”,谢秋野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既经济又环保的方案,就是区域电力一体化。

  他还说:“建设(电厂)但不销售电力对所有人都不利。我们希望避免未来的各种问题。”(FT中文网)

http://www.ratesify.com/xwzx/xyjj/201806/W02018062735952913076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