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投文苑

散文

【散文】雨花石:路途

来自: 时间:2018-06-22 点击量:

 “怀此青云望,安能复久栖?路途信不易,风雨正凄凄。”这是唐朝元稹《青云驿》里的诗句。本文“路途”取源于此,蜿蜒崎岖之路,令人披荆斩棘,勇敢前行。

一条由西北向东南延伸的路,一条从县城通往水电建设工地的路,一条穿越四十多公里原始森林的路,放在全球版图上,看不起眼,甚至微乎其微,但与穿梭的水系交织在一起,意义非凡。越野车穿行其间,晴天全程单边耗时一个小时;雨天持续一个半小时;若载上惧振货物时,全程耗时两个多小时。更多的时候,提供给重型车辆频繁运送建筑材料和生活物资,水泥、钢材、木料、砂石骨料、水轮机组、发电设备等,都要穿越这四十多公里的原始森林,打通水电建设工地和今后电厂运行基地连接外界的生命线,由水电人修建,指派专人养护,造福沿途人民,体现中国魅力,传递中国力量。

路途沿线,遇上守护森林的持枪人,美式M4卡宾枪,全副武装,看似威严,实际和蔼,至少对中国人比较友好,笑脸相迎,“萨百尼,萨百尼(你好、你好)”。路途两边的树林看似上了年纪,树杈上隐约出现多种寄生植物,即便老树,也露新芽,还育出名曰“登呷菠”的热带林果,口味香甜,感谢大自然的馈赠。森林深处还有多人合抱的千年古树,类同于滇西北独龙江流域比比皆是的参天松柏。

路途上,坐在车上的人们被动地左摇右晃,路遥十八弯,每次总是难以盼到尽头,好似印度电影《大篷车》里吉普赛人“喇叭拉姑”的那种拉风感觉,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眼福强劲者,还能看到竹叶青、大蟒蛇之类的横穿路途,当地人能够与蟒嬉戏,令人肃然起敬。路边时而出现羊群、牛群、鸡群和流浪犬,温顺且慢行的节奏,与森林里间隔稀疏搭建的木楞房、杈杈房相匹配,形影相随,摇摆在路途中央,无论汽笛多响催促,仍是老态沉稳。

遇上纯朴的招手路人,便利的时候,也能顺车一程,离别时路人虔诚投向车辆以感恩的神情和目光,双手合一,喃喃有词,“阔普赛,阔普赛(感谢感谢)”。

路途的农电线和网络线共用的电杆百米间隔,延伸始终,也标志着电源点和电力用户隐身在原始森林中,大众需要,能源规律。路途跨越湄公河的一条一级支流,河流水量丰富,流速急促,激起水电人的深切期盼,期盼下游十公里处(google上丈量)的二级支流富有开发潜力,促进流域水能发挥整体效益。

路途继续前行,不远处呈现中国企业的门楼。进入门楼,大开眼界,豁然开朗,与洪水赛跑的热闹场面映入眼帘……